象棋哲学txt
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頁 云南新聞 法治云南 國內新聞 法治時評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紅河  文山  普洱   西雙版納  大理  德宏  麗江  怒江  迪慶  臨滄
當前位置:云南法治網 >> 新聞 >> 國內國際 >> 內容閱讀
字號
  • 最小
  • 較小
  • 默認
  • 較大
  • 最大
當心手機攜號轉網“坑多多”
2019年04月17日 09:08:17  作者:何曦悅  荊淮僑  楊知潤  來源:云南法制報(綜合)
關注云南法制報微信
關注云南法制報微博

  用戶期待多年的攜號轉網終于跨出試點區,年底前將在全國實施。但據調查發現,落實優惠新政,試點地區已暴露出諸多問題,用戶在攜號轉網過程中一不留神就會掉進各種“坑”里,前有申請轉網重重障礙,后有轉網即成“二等用戶”,基本使用都成問題。與此同時,運營商也頗感委屈,既要面對轉網磨合期的種種責難,又要承受留住用戶保增長的壓力,還因為技術限制和轉型磨合等遭遇了不少誤解。

 
  未來,這項惠民政策如何才能真正推動用戶得實惠、運營商新升級?
 
  用戶轉網要過“重重大山”
 
  2018年末,攜號轉網流程得以改進,用戶可以提前用短信查詢辦理資格,減少了用戶跑營業廳的次數,便利實實在在看得見。不少用戶欣喜地著手辦理,卻發現事情遠比自己想象的復雜,轉網要過“重重大山”。
湖北聯通用戶金女士從去年開始反復嘗試攜號轉網多次,總在大費周章后失望而歸。
 
  金女士說,自己去年第一次申請時,被告知有每月送話費的活動,年底才能結束。今年初再去申請,卻又發現有免費贈送的來電顯示,不能辦理。她跑完營業廳取消后,過了好些天來電無法顯示的日子,“接到電話不知道是誰,未接電話也沒法回過去。”金女士說。
 
  想到很快就能轉網,金女士咬咬牙忍了,但讓她沒想到的是,此后她再次發短信查詢,得知符合轉網資格,第二天前去辦理時突然憑空多出來10條優惠彩信包,而且活動期限為兩年。她又再次聽到了那句熟悉的客服回應:“您只有申請取消,下個月再來試試看了。”
 
  調查發現,在攜號轉網過程中,用戶一不留神就會掉進以下幾種“坑”中。
 
  通過查詢轉網資格,許多人第一次發現自己原來有這么多在網協議和套餐。云南一名電信用戶發現,因為辦理了寬帶業務,自己與運營商的合約竟然要到3000年1月1日才能到期,長達近千年,無法順利攜號轉網,他覺得好氣又好笑。云南一名聯通用戶說,自己購買靚號時客服稱連續在網5年即可,但他辦理攜號轉網時才發現合約要到2037年才到期。
 
  一部分用戶在申請攜號轉網后,發現自己的手機莫名多出了一些壓根用不著的“優惠套餐”,合約期限還都不短。
 
  一部分已經被解決的、可以繞開的問題,常常被運營商客服用作挽留用戶的話術。有用戶表示,自己在提交辦理轉網申請后,多次接到客服電話,稱轉網后會收不到驗證碼、交話費只能通過實體營業廳完成等。實際上,由于技術升級,目前大部分已經轉網成功的用戶并不會遇到收不到驗證碼的問題,交費也基本不存在障礙。
 
  由于需要取消套餐、合約等,不少用戶在攜號轉網期間遇到多種不便。天津一名移動用戶小海稱,客服稱攜號轉網辦理期間需要把4G網絡降為2G,自己只好使用了一個月的2G網絡。
 
  目前的技術雖然已經解決了大部分用戶轉網后不能正常接收驗證碼的問題,但各大運營商和手機廠商主推的VoLTE高清通話業務,仍然將攜號轉網用戶排除在外,轉網用戶將無法享受這種接通更快、通話質量更好的語音視頻通話。此外,還有一些優惠活動將轉網用戶排除在外,有用戶曬圖稱,電信的一項“預存話費送話費”優惠活動中,明確指出攜號轉網用戶不得參與。
 
  轉網推廣仍待磨合
 
  用戶為了辦理攜號轉網大費周章,與此同時,運營商也紛紛表示自己“心里苦”。
 
  某運營商工作人員坦言,“結合國家提速降費的要求,這必然帶來很多壓力,其中包括用戶的流失、資費的調整、服務的提升及網絡的優化,都對我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此外,因為技術限制和轉型磨合等遭遇誤解,也讓運營商頗感委屈。
 
  據了解,驗證碼接收不暢,并不完全是運營商不作為所致。專家分析,由于各平臺發送驗證碼的ISP(互聯網服務提供商)在發送信息時,往往針對不同的運營商有不同的端口,在攜號轉網后,服務提供商并不知道號碼已經換網,還是會將短信發送到原有的端口,導致無法正常接收。
 
  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介紹,目前工信部已經成立了統一的碼號管理平臺,這種問題已基本可以解決。同時,準確識別用戶所在運營商并提供服務,不能僅靠運營商一方的努力,也需要其他互聯網平臺、第三方服務提供商共同更新升級系統。一些客戶反映的攜號轉網用戶不能開通VoLTE功能問題,也將在一段時間的過渡后成為歷史。
 
  但不可否認的是,一些運營商仍然保有傳統經營思維,對用戶的轉網申請處處使絆。北京郵電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楊學成認為,過去運營商的市場策略始終圍繞兩個指標打轉,一個是“在網時長”,另一個是“ARPU值”(每名用戶平均收入),這使得一部分運營商在套餐設計中夾帶各種“私貨”,以便提升每名用戶平均收入。
 
  面臨壓力,有一些運營商在用戶申請攜號轉網后,不僅會撥打電話進行挽留,夸大攜號轉網后可能遇到的問題,還會為辦理時間設限、減少攜號轉網辦理柜臺,想方設法把轉網的期限延后。
 
  合約限制待破
 
  付亮認為,攜號轉網具有推動運營商降低資費、提高服務質量、優化網絡三大意義。
 
  “攜號轉網全面實施后,老用戶有了更多自由,運營商一定會加大對老用戶需求的分析,減弱與競爭對手新套餐之間的差距,并努力提高服務質量。”付亮說,“同時,也可以推動運營商有選擇地優化網絡。”
 
  同時,對三大運營商來說,攜號轉網全面實施也是一次升級契機。楊學成認為,這將促使運營商開展跨界合作,構建應用生態,不再滿足于單純的電信服務,并重視開發政企業務,尤其是數據中心建設、帶寬經營以及云計算平臺部署。
 
  對于用戶來說,隨著驗證碼、繳話費等問題逐步解決,目前攜號轉網最主要的困擾還是合約限制。
 
  有運營商工作人員提出,一些有靚號協議或合約套餐未執行完的號碼,如果片面地“一刀切”進行攜號轉網,會造成市場秩序紊亂。對此,付亮認為,相關部門應當出臺一份明確的“負面清單”,列出哪些情況下用戶不能攜號轉網,并將這一范圍縮到最小,其余情況下用戶均可轉網,以清理當前種種阻礙轉網的亂象。
 
  何曦悅 荊淮僑 楊知潤

 

圖片焦點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廣告業務-版權與免責聲明 云南法制報出版許可證:滇報出證字第0053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網(泛亞法商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備09000605號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211號

象棋哲学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