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棋哲学txt
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頁 云南新聞 法治云南 國內新聞 法治時評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紅河  文山  普洱   西雙版納  大理  德宏  麗江  怒江  迪慶  臨滄
當前位置:云南法治網 >> 州市 >> 昭通 >> 內容閱讀
字號
  • 最小
  • 較小
  • 默認
  • 較大
  • 最大
“弒殺會”網上直播約架被警方抓獲
2019年04月18日 16:04:17  作者:本報記者    汪波  來源:云南法治網
關注云南法制報微信
關注云南法制報微博

   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青年“95后”,邀約“志同道合”之人建立“弒殺會”的組織。同時,為了方便聯系和統一管理,全部將“會員”統一納入“弒殺會”QQ群。

    “比造型、炫陣容、酷武力。”為了稱霸昭通城,讓“弒殺會”組織闖出一片“新天地”,頭目者“三哥”李某陽利用了網絡空間開始宣揚暴力和武力,將組織成員聚集在一起繡紋身、扛刀子、耍威風的照片和視頻上傳并發布在快手和抖音上。
 
   頓時,“弒殺會”的名聲在昭通城如雷貫耳,周圍的群眾怨聲載道,過往行人見此也會繞道而行。甚至一時,還成了一些社會青年人和學生崇拜的“偶像”,也效仿和要求加入該組織,行為影響在社會上十分惡劣……
 
   在全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工作打響后,這群作繭自縛的法盲闖在“槍口”上,全部伏法并走向“地獄”的路上。
 
   一
 
   2017年的冬天,昭通城雖沒有下大雪,但仍不平靜。
 
   2017年10月底,昭通市公安局昭陽分局網監大隊民警在快手等視頻平臺上發現,昭陽區有一幫紋身和著異裝的小青年,經常在網上曬出一個人或幾個人手持短刀、玩具槍等兇器的視頻,在昭通城區耀武揚威社會影響惡劣。
 
   如果不及時排查和打擊,可能會造成更多更大的“影響”。
 
   2017年11月17日,昭陽公安分局便成立了網監和刑偵,由10余名民警組成的專案組,通過線索摸排和調查走訪發現:網上有一個昭陽區“弒殺會”QQ群,成員多達30多人,網名均標為“弒殺會三哥”、“弒殺會阿飛”、“弒殺會小寶”等, 骨干成員有10余人,有的還是未成年人。
 
   很快警方通過秘密偵查,“弒殺會”以“三哥”李某陽(綽號老三、三哥,男,1998年2月出生,初中文化,家住昭陽區北閘鎮巖腳村民委員會9組)為首,并以成員饒某在一小區租用的房子作為聚會地點,主動邀約他人聚眾斗毆……
 
   2018年1月22日晚,昭陽公安分局采取收網行動,出動警力70余人,分頭在昭通城區周圍的10余處,一舉將該“弒殺會”10余名主要成員抓捕,查獲短刀5把、鋼管數10根。
 
   通過審訊后又補充抓捕7人,另有1人至今在逃。最終,頭目李某陽因涉嫌犯聚眾斗毆罪,于2018年1月24日被昭陽公安分局刑事拘留,2018年3月3日被執行逮捕。
 
   二
 
   為了將其組織團伙全部“消滅”,經公安機關査明,2017年9月,李某陽組織成立“弒殺會”組織,成員有劉某猛、嚴某心、饒某、艾某思、陳某榕、符某海、陳某榮、趙某磊等10余人,均為昭通城周邊地區20歲左右的無業青年。
 
   自2017年10月至2018年1月期間,“弒殺會”成員邀約其他人員多次在昭陽區不同地點和其他人相互邀約聚眾斗毆,妄想在昭通城稱霸。
 
   于是,一樁樁“事跡”開始在平靜的昭通城發生了……
 
   2017年11月16日23時50分許,“弒殺會”團伙成員李某陽受王某金邀約,李某陽又邀約了“弒殺會”成員艾某思、趙某磊、劉某猛、陳某榕,陳某榮等人,與之前和王某金發生爭執的一方,在昭通城迎豐橋相互持械斗毆,后來李某陽等人將對方打跑,將對方停在昭通城迎豐路與學生路交叉口的汽車玻璃砸壞后逃離現場。
 
   2017年11月的一天凌晨1時左右,因姜某平與“弒殺會”成員趙某磊在QQ上發生矛盾,趙某磊邀約李某陽等,雙方邀約在大龍洞打架未果后,雙方又約在東門步行街打架。姜某平便帶了20人到步行街上口,“弒殺會”成員李某陽、徐某孟、饒某、陳某榕、艾某輝、趙某磊、嚴某心、劉某猛等人手持鋼管與姜某平、李某強、劉某華等人發生打斗,將姜某平等人打跑。
 
   2017年12月18日凌晨4時左右,“弒殺會”成員嚴某心、陳某榮、饒某、艾某思、陳某榕、趙某磊、符某海以及張某、楊某峰等人在昭通城國防廣場“芭比”門口,與朱某春邀約的人因口角發生沖突進行斗毆,雙方人員均有不同程度受傷。
 
 2018年1月2日,“弒殺會”成員李某陽、艾某思、嚴某心等人在昭通城東門步行街唱歌出來后,代某嘯邀約10余人找到李某陽等人欲動手打架,后艾某輝電話邀約10余人趕到現場,艾某輝、艾某思、李某陽等人動手毆打了代某嘯。兩天后,代某嘯又帶人在北閘鎮持刀追趕徐某孟和艾某輝。
 
   “行動”從來未止息過。2018年1月18日,由吳某齊通知嚴某心(持刀)、徐某孟、艾某輝、陳某榮等人到昭通城東門步行街與代某嘯等人打架,因代某嘯一方沒來未果。在2018年1月底,代某嘯邀約李某等人對李某陽、徐某孟等人進行毆打,致李某陽臂部受傷。
 
   三
 
   打早打小,露頭就打,黑惡必除,除惡務盡。
 
   2018年2月20日,昭陽區檢察院接到此案后,提前介入案件。同年3月2日,昭陽區檢察院批捕8人; 4月24日,昭陽區檢察院再批捕追漏9人;2018年11月26日,除1人在逃、1人另案處理外,昭陽區檢察院將16人全部起訴致昭陽區法院,并對其中的3名未成年人單獨進行走訪和懲戒教育。
 
   為了將此案辦實辦鐵,昭陽區法院還兩次召開審判委員會會議研究案情,組成由立案庭庭長和刑事審判一庭庭長組成的合議庭審理此案,并按“三同步”原則向昭通市中級人民法院和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匯報,依法不公開審理。
 
   該案開審后,按照“罪行法定、主犯從重、疑罪從無”等原則,昭陽區法院審理認為,李某陽、徐某孟、劉某猛、嚴某心、饒某、艾某思、艾某輝、陳某榕、陳某榮、趙某磊等人成立“弒殺會”后,拉幫結伙邀約人員加入該組織,為擴大該組織在昭陽區的影響和名聲,準備刀和鋼管,并將持刀、持玩具槍的照片和視頻在快手等網絡媒體傳播,造成不良影響;為報復他人、稱霸一方,多次主動邀約或者受邀實施聚眾斗毆,嚴重擾亂社會公共秩序,已構成聚眾斗毆罪。
 
   昭陽區法院審理認為,“弒殺會”成立后為顯擺在昭通城的勢力,為解決和對方之間的矛盾糾紛,耍威風、擺造型,相互斗毆,置公共秩序于不顧,符合惡勢力的認定標準,應當認定“弒殺會”為惡勢力,對“弒殺會”成員實施的犯罪行為,應當從重處罰。在共同犯罪中,李某陽、王某金、趙某磊、姜某平、符某海在四次斗毆中起到組織、策劃、指揮的作用,是主犯,依法從重處罰;徐某孟、劉某猛、嚴某心、饒某、艾某思、艾某輝、陳某榕、張某、陳某榮、楊某峰起次要作用,系從犯,依法從輕處罰。符某海、王某金在刑滿釋放后五年內又故意犯新罪,系累犯,應當從重處罰。楊某峰在緩刑期間又犯新罪,應當撤銷緩刑,實行數罪并罰。嚴某心、姜某平、張某作案后主動投案,如實供述犯罪事實,應認定為自首,可以從輕處罰。姜某平、艾某思、徐某孟作案時系未滿18周歲的未成年人,依法應當減輕處罰。李某陽組織未成年人實施聚眾斗毆的行為,應從重處罰。
 
   2019年1月30日,昭陽區法院一審判決,李某陽犯聚眾斗毆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其他14人被判處五年至十個月不等的刑期。
 
   昭陽區法院一審判決后,其中13人提出上訴,目前,昭通市中級人民法院正在進行中。
 
   在采訪過程中,承辦該案的人員告訴記者,“弒殺會”的覆滅是昭陽區在掃黑除惡案件中實事求是,依法從嚴懲處和除惡務盡的結果。除了是對惡勢力的全面打擊,制止昭陽區內其余惡勢力發展的苗頭外,還大大提高了社會安全感、人民群眾的滿意度,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社會效果。
 
(編輯 和琴)(責編 曾慶權)
 

 

圖片焦點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廣告業務-版權與免責聲明 云南法制報出版許可證:滇報出證字第0053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網(泛亞法商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備09000605號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211號

象棋哲学txt